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新闻资讯  > 各地蒙古人

蒙古末代可汗驻牧漠南

发布日期:2015-12-24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1840

到了17世纪,蒙古草原上的情势十分严峻:中原的明朝处于行将灭亡的混乱时期,后金在东北崛起,势力发展迅速,意图吞并蒙古,从而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同时在蒙古草原上割据情况愈演愈烈,各部蒙古互不统属,而且蒙古诸部内部也纷争不已。公元1603年,蒙古的布延薛禅汗去世,其长子莽骨速早死,内忧外患之际,十三岁的长孙林丹于1604年即位,汉文史籍中称其为虎墩兔哈,《明史》中记为,“虎墩兔者,居插汉儿地(即察哈尔),亦曰插汉儿王子,元裔也”,又称库图克图汗。

林丹汗即汗位之时,已经丧失了号令全蒙古的能力,同当时众多的可汗一样,林丹汗只是察哈尔汗而已。不仅如此,《明实录》中对新登汗位的林丹汗的描述是“穷饿之虏”,为摆脱察哈尔部本部的经济困难,也为了能够利用明朝的财力物力来实现其统一蒙古的宏图大愿,从1612年起,林丹汗连年进攻明朝边境。据明张鼐的《辽夷略》记载,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起,林丹汗便兴兵犯辽东,要求市赏。仅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一年之中,林丹汗就三次大举进攻,掠夺当地居民的物品和牲畜。万历四十五年(1618年),明廷迫于林丹汗的压力,答应林丹汗在广宁(今辽宁北镇)开市。

明代 察汗浩特遗址

与此同时,为了稳定蒙古草原的形势,重新实现对蒙古各部的有效控制,林丹汗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维护自己的统治。在他即汗位不久,即以其领地之三万兵(察哈尔八鄂托克)为基础,开始了其统一蒙古的事业。首先他平息了察哈尔部内部的分裂,吞并了其叔祖统领的石纳明安部;并在巴林部境内的阿巴噶哈喇山修建了瓦察尔图察汗浩特(亦称白城,今赤峰市巴林右旗境内),作为整个蒙古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

天启六年(1626年),后金以内喀尔喀背盟通明为借口,举兵攻打喀尔喀的乌齐叶特部和巴林部。巴林部首领被追杀,畜产被后金虏获,屯寨被毁;乌齐叶特部被击溃,林丹汗趁机兼并乌齐叶特部余众。天启七年(1627年),林丹汗再次攻掠刚刚被后金打败的扎鲁特与巴林两部,并以此为契机解决了内喀尔喀各部分裂的局面,加强了汗权。同年林丹汗向西,进行了收复蒙古右翼诸部的西征,先后攻破了哈喇慎、土默特等部,基本上将右翼诸部收服。这样,林丹汗以察哈尔部为基础,直接控制了内喀尔喀的巴林、扎鲁特、巴岳特、乌齐叶特、弘吉拉等五部,同时也实现了遥控蒙古其他各部的目的。

在地方行政体制上,林丹汗沿袭了蒙古传统的左右翼三万户统治方式,命永谢布部却热斯塔布囊为特命大臣,率领一支军队驻防赵城,管理右翼三万户的蒙古各部,任命乌齐叶特鄂托克锡尔呼纳克洪台吉为管理左翼三万户的特命大臣。嘲季哈尔八鄂托克虽属左翼三万户,但仍归林丹汗直接控制。

由于林丹汗的努力,蒙古的统治秩序得以重建。蒙古各部的汗,都定期前往察汗浩特朝见林丹汗,与大汗共同商讨政务,朝献贡物,并且都遵照图们札萨克图汗大法的规定,约束各部治下的诸鄂托克。林丹汗在全蒙古重新树立起了蒙古大汗的威望,势力发展迅速,完成了从其初即位时被讥笑为“穷饿之虏”到被盛赞为“虏中名王”的转变,还自称为“神中之神全智成吉思隆盛汗”,力图恢复其祖达延汗的事业。

明代 察汗浩特遗址 瓦当

事实上,林丹汗统一蒙古诸部的活动一直同其与东北新兴势力后金的战争交织在一起。16世纪末,居于东北地区的女真各部已经完成了局部的统一,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建州女真杰出的首领努尔哈赤,建立了后金政权。就地域来看,当时与后金接壤的就有占据嫩江流域的科尔沁部,占据辽河流域及辽河河套地区的内喀尔喀五部。除此还有察哈尔的阿拉克绰特、兀鲁特等部也和后金政权相邻。后金政权在统一女真各部及占据辽东的过程中与其周边的蒙古各部发生了广泛的联系。在这一过程中,蒙古和女真之间的摩擦一直存在,如在1608年,科尔沁部的翁阿岱巴图尔诺延就与褚英交锋,林丹汗命翁阿岱巴图尔诺延及其子奥巴率领科尔沁部兵,援助叶赫部,参与到努尔哈赤与叶赫部之间的战争之中。迅速发展的后金政权,成为北方地区一支极具威胁性的新兴力量。蒙古边缘各部,如科尔沁部、内喀尔喀五部及喀喇沁部等,均不同程度地感觉到了来自后金的威胁。

随着后金与明政权战争的升级,努尔哈赤清楚地意识到,威胁后金的真正势力,不是临近自己的蒙古而是拥有广大土地和人口的明王朝,于是后金把战争的矛头指向了辽东,对蒙古则采用联姻、结盟等方法进行拉拢。蒙古各部之中的科尔沁部、喀尔喀部早在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就曾派遣使者与努尔哈赤通好,从此双方通使不绝,往来较多。万历四十年(1612年),努尔哈赤迎娶了科尔沁明安台吉的女儿为妃,之后努尔哈赤家族中的许多人都与蒙古联姻。万历四十二年(1614年),皇太极娶了科尔沁部莽古思之女哲哲为妻,科尔沁部与女真努尔哈赤家族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密切。而此时林丹汗也趁明政权和努尔哈赤在辽东交战之际,亲自率领察哈尔和内喀尔喀五部,于1619年6月,攻打并占领了明朝的广宁城。

明政府意识到如果努尔哈赤与林丹汗联合,必使明朝东、北两面同时受敌。所以为了拉拢林丹汗,明朝不断派人到察汗浩特,许之以利,希望他能与明朝保持友好的同盟关系。而林丹汗从自身的实际情况出发,决定与明朝保持友好,进行贸易,获取经济利益,以解决察哈尔部的困境。同时也可以利用明朝牵制女真势力,以便能专心消除蒙古各部内部的矛盾。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林丹汗与明朝廷达成协议,共同对抗后金,明朝许诺给“白金四千”。到“泰昌元年(1620年),加赏至四万”。所以,在努尔哈赤与明朝辽东大战之际,林丹汗与明廷并无激烈的军事冲突。

明代 察汗浩特遗址 城墙

努尔哈赤在取得萨尔浒大捷之后,准备乘胜攻打铁岭。明朝向林丹汗求助,林丹汗即派内喀尔喀五部弘吉剌鄂托克齐赛那颜、扎鲁特鄂托克巴克、色本以及科尔沁明安那颜之子桑噶尔寨台吉等领兵万余,往援驻守铁岭的明军。但是当林丹汗的大军抵达的时候,努尔哈赤已经占领了铁岭城。这场城下之战,以士气高昂的女真人胜利而告终。为了援助明廷而出兵的林丹汗则损失了齐赛那颜、巴克、色本、桑噶尔寨等多位台吉。

林丹汗派遣使者康喀勒拜瑚持书到努尔哈赤的驻地,自称为四十万蒙古之主,态度傲慢,要求努尔哈赤释放被俘的所有台吉,并警告努尔哈赤不得进犯之前林丹汗占领的广宁城。《清史稿》 中记载,此次林丹汗的通使,“书辞多嫚”,以至努尔哈赤怒而“执其使”。虽然如此,努尔哈赤还是释放了除内喀尔喀弘吉刺部的齐赛那颜以外的所有台吉。齐赛那颜成为努尔哈赤手中的人质, 这在内喀尔喀五部盟中引起了很大的震动。十一月,内喀尔喀五部遣使求和并与后金会盟,约定一同对明朝作战。1620年,鉴于林丹汗的态度,努尔哈赤报书林丹汗,斥其嫚,扬言“执我使臣。上亦杀其使”。并要求内喀尔喀五部以牲畜一万赎回齐赛那颜,林丹汗拒绝了努尔哈赤的要求,准备设法营救齐赛那颜。努尔哈赤于1621年进攻沈阳,在占领沈阳城之后,只留下少量守军驻守。林丹汗得到情报,便派遣二千余骑前去沈阳营救齐赛那颜。在沈阳城下蒙古骑兵与守城军队激战,但是蒙古骑兵因惧后金援军,只能无功而返。无奈之下,内喀尔喀五部终以一万牲畜从努尔哈赤手中赎回了齐赛那颜。

阿巴嘎哈喇山

1625年努尔哈赤迁都沈阳,此时,明王朝在辽东的势力已经荡然无存。于是后金政权与蒙古诸部之间的矛盾凸显出来。而在努尔哈赤的离间、拉拢、威胁等手段之下,林丹汗的势力也在一步步被孤立、瓦解。1605年,喀尔喀巴约忒部恩格德尔归附努尔哈赤;1617年,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朝于后金;1621年,喀尔喀部台吉古尔布什归降后金;1622年,蒙古厄鲁特部十七贝勒归附后金; 同年,喀尔喀五部归附后金;1623年,蒙古扎鲁特部巴克来朝,后金遣其与质子俱还,等等。部分蒙古台吉如此频繁地与后金政权发生密切的联系,引起了林丹汗的警惕。林丹汗曾就此严厉斥责管理蒙古左翼三万户的大臣锡尔呼纳克杜棱洪台吉管束不力,而且怀疑他与努尔哈赤暗中有往来,并随时准备采取非常措施,这样使得原本并不稳固的联盟又出现了新的裂痕。尤其是林丹汗改信红教之后,与一直信奉黄教的蒙古右翼三万户日渐疏远,这都加剧了蒙古诸部的离心,同时也使林丹汗在诸部之中逐渐失去了旧日的威望。

除内喀尔喀部之外,乌齐叶特部、乌噜特部、乌珠穆沁部、苏尼特部、浩奇特部等部多位台吉或是归附努尔哈赤,或是投奔漠北,这使得林丹汗的势力大为削弱。林丹汗针对投附后金的蒙古诸部台吉人数日多的情况,严令内喀尔喀和科尔沁部不得与后金擅自往来。鉴于林丹汗的阻止, 努尔哈赤决定以武力的方式助援欲归附的蒙古台吉们。如1624年内喀尔喀贝勒恩克格曾向后金请求内迁,《清史稿》中记载努尔哈赤“许之,以兵迁其民”,以兵迁其民就意味着此次努尔哈赤的援助是武装的军事援助,并且取得了成功。1626年,努尔哈赤以背盟为由亲征巴林部,杀掉囊努克,率兵进入西拉沐沦河流域,大肆掳掠牲畜。面对后金强劲的军事攻势,林丹汗并没有组织起有效的抵御和反击,这样蒙古诸部分离的情况愈演愈烈。察汗浩特遗址

1626年,皇太极即位之后,加快了征服蒙古各部的步伐。在完成了对内喀尔喀五部和科尔沁部的拉拢和征服之后,皇太极将进攻的目标锁定为察哈尔部。首先,皇太极便把矛头指向了敖汉和奈曼。敖汉和奈曼两部在察哈尔内部影响较大,两部的首领都是林丹汗的近支,虽对林丹汗的政策也有所不满,但对林丹汗还是忠心拥护的,皇太极在天聪元年(1627年)先后多次以书诏谕奈曼部衮出斯巴图鲁来和,面对察哈尔内部的不稳定和后金的强大攻势,在劝说林丹汗与后金讲和无果的情况之下,奈曼和敖汉两部举族附清。

1628年,皇太极进军察哈尔,杀掠并洗劫了多次阻挠其与喀喇沁部通使的多罗特部,成功的将实力渗透到了喀喇沁部。于是林丹汗兴师进抵喀喇沁部所在地,掠夺畜产,俘万一千二百人还。 喀喇沁部联合土默特、鄂尔多斯、阿苏特、永谢布等部分台吉,打败了驻守赵城(呼和浩特市一带) 的林丹汗的军队,归顺了皇太极。

同年,皇太极征外藩兵(西北归顺的外藩蒙古)第二次征讨察哈尔,攻入锡尔哈锡伯图、英汤图等地,掠夺畜产。1630年,阿鲁科尔沁部部分台吉先后归顺皇太极,被安置在西拉沐沦河游牧。 林丹汗侵略西拉沐沦地区,企图武力夺回阿鲁诸部台吉,皇太极率精兵闻讯而来,林丹汗只能先其一步越兴安岭而遁。

察汗浩特遗址

1632年,皇太极率领大军越过大兴安岭再次征讨林丹汗,林丹汗率十万大军逃到鄂尔多斯。皇太极进驻呼和浩特,得知林丹汗已经渡过黄河而去,遂停止追击,收拢了林丹汗遗留的余部数万人。林丹汗带领察哈尔、鄂尔多斯部众渡过黄河之后,在打草滩驻牧,等待时机,准备东山再起。

1634年,林丹汗在青海打草滩因病去世。1635年,多尔衮与岳托等领兵万人渡河,招降了林丹汗的部众。漠南蒙古诸部基本上归附了后金,皇太极将察哈尔部安置在义州,并建立左右察哈尔八旗,设都统和副都统管理。林丹汗的儿子额哲交出可汗印信,受封为亲王。蒙古帝国的汗位至此断绝,蒙古帝国也不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