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蒙古族文化网  > 新闻资讯  > 各地蒙古人

匈奴人在呼伦贝尔雄踞百年

发布日期:2015-12-22 文章来源:蒙古族文化网 点击量:4598

编前 匈奴兴起于公元前3世纪(战国时期),衰落于公元1世纪(东汉初),在大漠南北活跃了约300年,其后在公元3至5世纪又在中原地区继续活跃了200年,对于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都曾发生巨大影响。在呼伦贝尔草原上,匈奴人也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公元前3世纪,是蒙古高原和东亚大陆战火燃烧的岁月。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了中国。面对北方游牧民族匈奴的袭扰,秦始皇在原来秦、赵、燕修筑的长城的基础上,又增筑长城,将原来三国修筑的长城连为一体,形成了举世闻名的万里长城。同时派著名战将蒙恬率师出征,两次北伐匈奴,从匈奴手里夺回了富庶的河套地区,但未伤及匈奴要害,使其仍保持有相当实力,后退700里,北迁蒙古草原,继续与秦抗衡。

匈奴的头领称为“单于”(音禅于),匈奴语“最高首领”之意。匈奴单于头曼的长子冒顿公元前209年继承了单于位。

匈奴人被蒙恬战败北撤,使东胡人顿感紧张,匈奴人会不会袭杀东胡,抢夺牧场和牲畜,这是东胡王思考的最重要的问题。尤其是得知冒顿杀父自立之事,更使东胡王寝食不安。然而冒顿单于没有丝毫进攻东胡之意,而是兵指西部的月氏,并将他们战败,逼使月氏迁向西亚,远离了蒙古草原。这时,能称霸草原的只有东胡和匈奴,双方心知肚明。东胡王首先向匈奴新单于冒顿进行试探,便派使者前往匈奴,向冒顿索取头曼生前的一匹千里马。冒顿召开部落首领会议,各部落首领都表示不能送给东胡,冒顿却说:“我们与其为邻国,应当和睦相处,不要因为一匹马而伤了和气。”于是遣将把马送与东胡王。东胡认为冒顿惧怕他们,不久又提出想得到冒顿一个美貌的阏氏(匈奴语“妻、妾”之意,音烟之)。各部落首领都很愤怒,请求冒顿单于发兵攻打东胡,而冒顿却仍然认为不要因为一个女人而得罪邻国,于是便把自己最喜爱的阏氏送给了东胡王。

东胡王见所提出条件都得到满足,愈发狂妄,准备向西进攻。东胡和匈奴之间有1000多里的地方作为两族缓冲的中间地带,这个地带无人居住,不允许放牧,被匈奴人称为“弃地”,亦称“脱瓯”之地,东胡想索要此地。当冒顿征求各部落首领意见时,他们经历过前两次冒顿的态度,又认为此地只是一片废地而已,留着也没有什么用,既然考虑睦邻友好,给了就算了。结果却令冒顿大怒,说:土地是国家的根本,怎么可以轻易放弃呢?立即把主张让地的首领处死。随后召集凡是可以上马作战的人马出发,全力杀向东胡。

公元前206年,毫无防备的东胡被匈奴大败,一部分东胡人投降了匈奴,余部向大兴安岭撤退,一队队东胡余部又回到了故乡,大兴安岭再一次将他们保护在自己的怀抱里。一部分东胡人撤退到大兴安岭里的鲜卑山,一部分退到乌桓山。这两部分人因住地山名又被称为鲜卑人和乌桓人,最后这又成为了他们的自称。在东胡人撤入大兴安岭之后,匈奴单于又征服了蒙古草原各部族,匈奴人控制了东起大兴安岭、西至中亚、北及贝加尔湖、南至长城的广大地域,并重新夺回了河套地区。

冒顿单于把占领的地区分为3部,在中部设立了单于庭,东部建立了左贤王庭,西部设立了右贤王庭,组建了第一个极富草原游牧特色的草原奴隶制国家政权机构,即游牧军事政权。呼伦贝尔地区为左贤王庭的辖地。

单于总揽军政及对外一切大权;左右贤王是地方最高长官;左右贤王以下是左右谷蠡王,再以下是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等高官,他们都分别统军,指挥作战,大者统领万骑,小者统领数千。共设24个万骑长,下设千骑长、百骑长、十骑长、禅小王、相封、都尉、当户、且渠等官。这是游牧民族首开建立国家统治军政管理机构先河之举。其后一些游牧民族皆仿效此举统治占领的地区,如鲜卑部落联盟的檀石槐等。

面对匈奴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新建西汉王朝的刘邦新帝气盛,尚不知匈奴铁骑的骁勇,亲自率师北征,没成想初战便节节败退,被匈奴铁骑围困在白登山,最后使用谋士的美人计才得以保命。以后不得不以和亲政策面对匈奴。送匈奴美女、绢缯绸缎及粮食换取暂时的和平。此后60余年中,惠帝刘盈、高后吕雉、文帝刘恒、景帝刘启均以此策对待匈奴。至汉武帝刘彻,国力渐强,利用十几年的时间为反击匈奴做准备。从公元前133年开始,汉军反击匈奴,经过公元前121年和119年两次决定性的反击,匈奴大败。公元前119年,汉武帝派卫青、霍去病攻击左贤王庭地,大败匈奴,霍去病乘胜挥师东进,一直打到克鲁伦河两岸和呼伦湖畔,这是汉朝兵力第一次到达呼伦贝尔。

公元前57至51年,匈奴分为两部,南匈奴呼韩邪单于降汉,北匈奴郅支单于公元89至93年被汉朝和南匈奴合兵击败,后率领余部西迁至中亚西亚的康居。他们在那里征战,攻城略地,所占领土东起咸海,西至莱茵河,南到阿尔卑斯山(今意大利北),北至波罗的海。匈奴人席卷欧洲,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

匈奴在呼伦贝尔地区活动100余年,他们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远方。但呼伦贝尔不会是空白,鲜卑人又像潮水般涌来。他们步出森林,跃上马背,去实现祖先们自森林走向草原征服世界的渴望。